一瞥

渴慕的雨你终于来了
可我却不知怎么归巢

我们是永远站在电线上的鸟儿
不能亲吻
只能低语

如果男人至死都是少年
那今天,我们也应该衰老了

麦田上卷着的风也只能混为一谈
黑色的,比灰烬更透彻的东西

我也将会变成候鸟
为了一个季节成为另一个季节的敌人

小巷

小巷

喜欢他生命本来的样子
想让除自己的一切与人文所关联
我仅被贪婪拥抱

抑郁的明天
变为今天的黎明线
刺痛一切完整的过渡

喜欢他生命现在的样子
想让自己的灵魂,成为公车司机的半部分
——即将到站的部分

如果我能徜徉在五诸河

如果我能徜徉在五诸河

我戳痛河水
便赶着向前走
在金光闪烁的地方
玷污着

好似见过五诸河

风将渔民的脸颊上色

河面上网着星河
却又止不住满目的山火
在一辈子里燃烧

五月

跳出来,和自己的灵魂做爱
只怕年华殆尽
跳出来,和自己的灵魂结婚
只要年华殆尽

漫想

漫想

一条船
他驶着哥伦布的风
和以色列,亲爱的朋友
一艘,在海中奔驰

不载信件、货物、弃累
证明海是你的

一艘帆船
他系着麦哲伦的心
当彼岸不可见